www.canlove.org.tw
回肯愛首頁 肯愛宣導
認識肯愛 肯愛服務 肯愛宣導 忘憂新知 愛心捐款 QA留言

 

 

 

本期目錄
◎動動手 玩創意 小小兵們來做菜- 親子總舖師系列方案
◎友夢不老-春暖花開母親節
◎[馬勒-大地之歌]音樂會-肯愛家聚活動
◎報主的話
 
募款計畫
用一個便當,喚回走失的單親愛 (點選圖片,了解詳情)
 
最新活動
鬱見老友遇見愛 遠離憂鬱.夢想給力 暨志願服務者工作坊 (點選圖片,了解詳情)
 
粉絲專頁
肯愛協會-Facebook (前往肯愛粉絲團)
 
 
 
 
 
回 肯愛電子報

 
 五月 - 肯愛五月電子報
 

動動手 玩創意 小小兵們來做菜-
親子總舖師系列方案

撰文/整理:社工部

  四月最後一個周末,一股夾雜著些許悶熱卻能撫摸到絲絲涼風的宜人下午,肯愛協會在內湖婦女中心舉辦了四月份「親子總舖師」活動,本次活動我們依然邀請青春美麗、熱情活潑的小練老師來帶領小小兵和爸爸媽媽們一起來做造型便當,創造親子交流、家庭互動的溫馨畫面。

電子報

  活動剛開始,爸爸媽媽牽著小小兵們一起幫豬肉按按摩,幫蒜頭、洋蔥剝剝皮,再由家長握著小小兵們的手一刀一刀慢慢地將蘑菇、蔬菜切成數等份,「小蘑菇要慢慢地切,小心不要切到手手!」一來一往的溫馨對話,隨著活動的進行逐漸溫暖了整個空間與氛圍,每個家庭的互動就像是一本屬於自己的愛的祕密食譜。

電子報

  小文是第一次參加肯愛的活動,天性害羞、內向的他因自身罕見疾病的因素,小文的學習進度總是落後於其他孩子們,每當老師們詢問是否要幫忙時,小文總是藉由他閃避的眼神及慌忙的揮手告訴我們他內心的害怕、無助,活動中也不敢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聊天、遊玩,總是和媽媽兩人在角落默默地忙碌。然而在活動進行到後面時,愛做料理的小文經過媽媽及老師們的鼓勵協助下,藏不住內心的熱情與活力,躍躍欲試地舉起雙手告訴大家說他想要成為活動裡的大廚,甚至主動走到台上拿起鏟子教導小小兵們炒菜的技巧。小文從原本害怕與人相處,到後面主動提議要幫大家炒肉、炒菜,透過小文耀眼的目光與和媽媽、同儕間的溫情互動,肯愛知道小文已經不會再感到害怕、孤單了。

電子報

  等到食材都烹飪完畢後,活動進入最後的尾聲,接下來便是小小兵們大顯身手的時刻!先將自己準備好的便當盒盛入白飯,在鋪上滿滿的炒高麗菜補充營養,隨後放入烤好的肉排、雞蛋、番茄,再用起司剪下眼睛、嘴巴及兩支小小的雙腳,最後將海苔剪成細細長長並放在肉上作成它的羽毛,創意DIY的「咕咕貓頭鷹造型便當」就大功告成啦!

電子報

  肯愛協會持續關懷弱勢家庭與孩子們,自去年「做菜到你家」活動,2018延續協會宗旨,預計辦理十梯次「親子總舖師」系列方案,藉由每個月親子合作完成創意造型便當,不僅累積親子間的正向互動交流、更透過活動中家庭彼此的交互分享在育教於樂中學習經營人際關係。「世界上最寬闊的東西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心靈。」法國詩人雨果的這段文字,為今天下了最好的註解,活動的最後在“喀擦”一聲相機聲中,留下的是最燦爛的笑容與最富有的一群人。

電子報

友夢不老-春暖花開母親節

撰文:李俊毅
整理修訂:社工部

  花開遍地、春意盎然的五月初旬,一大清早便看到一群粉紅佳人精神抖擻地來肯愛協會報到,一句「你累了嗎?」熟悉的廣告台詞配上經典的手勢,原來是鼎鼎大名的保力達企業志工們這一次將加入肯愛友夢不老的服務行列;透過身穿輕盈的粉紅衫配上馨香芬芳的康乃馨,肯愛希望這一次能將滿滿的愛與溫情傳達給翠柏中心的爺爺奶奶們,陪伴他們度過這一次春暖花開的母親節。

  早上的志工培訓仍在肯愛進行,但是這次有別於以往,我們特別邀請心理諮商領域的專家-孟貞老師成為本次活動的帶領者,在一開始便透過破冰活動讓彼此的距離逐漸拉近;緊接著老師針對老人議題拋出疑問讓大家來討論對老人的印象為何,像是老人的擔憂、老人可能有的心理需求等幫助大家思考並藉此培養出團隊的默契及同理心,最後老師也教導志工們按摩技巧並提醒下午活動的注意事項。在充足的準備過後,我們準備前往翠柏中心和爺爺奶奶們的一起創造屬於我們的溫馨母親節!

電子報

  下午志工們抵達翠柏新村老人安養中心後,懷著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前往活動會場迎接著爺爺奶奶們的到來。活動開始時,有些志工已經迫不及待準備把上午所學的按摩技巧運用在爺爺奶奶身上!有些志工則很熱情,不停和爺爺奶奶們聊著彼此的人生故事;更有些奶奶們炫耀著自己曾是按摩達人,反過來指導志工最原汁原味的按摩技巧。透過志工與爺爺奶奶們的溫馨互動將畫面填滿了溫暖熱情且感動的繽紛色彩。

  緊接著活動進入了最重要的橋段,我們邀請爺爺奶奶們手捧著代表祝福的蠟燭,並透過志工親手獻上代表母親節的康乃馨,在志工握住他們的手一同許願的同時,我們期盼透過今天的活動讓爺爺奶奶們感受到母親節的愛與溫情,知道自己其實並不孤獨。有個奶奶告訴我們,多年前她因為中風而行動不便,多重疾病的關係讓她覺得很孤獨,因工在外的孩子們也很難撥出時間回來陪陪她,透過今天的活動讓她重新找回了家人的溫暖與陪伴,從奶奶那微微紅腫的眼眶留下的激動淚水,以及雖年老卻十分有力的手握著志工所傳達出來的無限感動,肯愛知道透過這次的活動我們圓滿了爺爺奶奶們對於母親節團員、陪伴的思念之夢。活動的最後大家一起點上祝福的蠟燭,並將思念寫成卡片投入精心製作的圓夢信箱象徵著思念會永遠的傳遞下去,我們便結束了這一次的母親節圓夢計畫。

電子報

  活動結束後,我們邀請志工圍圈一同分享本次活動的經驗與回饋,有人認為今天他才是被服務的人,更有些志工已和爺爺奶奶們約好下一次見面的日子。 因為愛的緣故,我們相聚在一塊,肯愛期盼透過這樣子的活動重新串連起人與人之間心的聯繫,藉由服務的過程看見老人們真正的需求,並給予情緒上的支持和陪伴,瞭解自己其實是不孤單的,能透過我們的真誠陪伴,重新點燃彼此間的生命溫度。肯愛協會希望讓活動能持續感動更多人,讓更多人有機會在服務老人的同時,能更珍惜身邊的人,使社會增加多一點的溫暖與希望。本次活動便在此告一段落,讓我們在下一次的活動中延續感動吧!

[馬勒-大地之歌]音樂會-肯愛家聚活動

撰文:社資部-沈宜學
整理修訂:社資部

電子報

  5月13日母親節當天晚間,在絲絲涼意中,國家音樂廳舉辦了樂興之時「馬勒:《大地之歌》」的管絃樂及聲樂家演奏會。肯愛的憂友、志工們很榮幸有這個機會參與其中;聽眾陸續進入大廳,原來愛好音樂的同好竟然有這麼多。

  出場開始,小提琴、長笛、大提琴、鋼琴等演奏家陸續登場;小提琴首席接續登場。指揮、男高音、女中音,最後登場。男高音穿著燕尾服;女中音穿著紫色漸層露肩禮服留著長髮,令人映象深刻。

  一開始小喇叭引出序幕。男高音、指揮及樂團的合鳴鋪陳了前10分鐘。長笛、豎笛、鋼琴,如潺潺流水,開始了演奏。男高音氣勢如虹搭配弦樂擊鼓聲,開始了第一段高潮。

  接著以豎笛、長笛拉開女中音的序幕;女中音及豎笛合鳴為樂曲帶來平鋪的表演。此段讓人有小動物在森林裡行走,安靜中有小碎步的感受。由大提琴、小提琴、長笛、鋼琴、豎笛帶來一段新的序曲。小號與小提琴的合鳴持續不斷;接續了歡愉的氣氛。由女中音的手勢及表情,可以看出她沉醉其中。全段中大小提琴及管樂團帶給我無比的悸動;猶如老鷹翱翔在高空中,讓我有一覽無遺的感動,心情也隨之起伏,悄悄地,結束了這一段的演奏。

  接下來女中音、小提琴、豎笛,平鋪的拉開序幕。指揮、女中音,掌控全局。鈸及小鼓帶動新一波高潮;全體樂器一起齊鳴,女中音以小鹿跑步般地演唱技巧來詮釋大地之歌,令人吸睛。小提琴引路,令人有心情起伏的感覺。

  接下來男高音、小喇叭、豎笛、長笛,猶如豹之快跑,三角鐵的彈奏讓人有心曠神怡,餘音繞樑之感。小提琴配上男高音,使人有在冰上溜冰的順暢感;長笛如黃鶯出谷,使人心情被帶入高潮;令人感受如跳躍羚羊一般,以大合奏的方式結束此曲目。

  接續下來,男高音的歌聲搭配三角鐵、小號,以及小鼓的配合,更顯現出高亢激昂的感覺。而我的心情跟著聲樂及樂團起起伏伏;鼓聲如老虎一樣,一步步走向獵物,小號及長笛的搭配,在詭譎之下,結束了這一段的表演。

  下一段由女中音、小提琴、豎笛和鳴,讓人有在冰凍的湖面中溜冰的那樣平鋪直敘;以此拉開這一段序幕。指揮、女中音接下來掌控全局;鈸及小鼓帶動新一波的高潮,全體樂器齊鳴,猶如雲霄飛車一般騰雲駕霧,那種心靈的悸動久久不能自己。然後接續著平靜,讓我有松鼠跑步般,心情起伏由高而低,讓我敬佩音樂家可以將樂器及聲樂配合的絲絲入扣,在長笛、豎笛、小提琴的合奏下,女中音的身段更令人有莊重感。

  接下來又由女中音開始。鋼琴、大提琴、豎笛撥動的開始;猶如海中的海豚令人跳躍並舒坦 。指揮掌控全局,一分鐘後女中音展開無比的功力,搭配長笛;大提琴、長笛,令人有森林迷路之感;小提琴撥彈,猶如海邊海瀨的走跳,細水流長,是這位女中音的特色。長笛和女中音合奏,令人有順暢的感覺。在豎笛帶領之下,所有樂器合奏令人覺得彎彎流水,不知流往何方;而什麼時候都有高潮的手法,令人敬佩。

  女中音和鋼琴的高亢,全場鴉雀無聲;平鋪的表達,有不知帶向何方之驚喜感,全場鋼琴低音、長笛中音,使人有心靈沉澱一波又一波層次感;瀑布的宣洩,表達了女中音及小提琴的優點。真不知美好的女歌喉,以如此長久的努力和天分,扣人心弦,又以小喇叭的陳舖直敘。驚奇的是,女中音帶給人家的感覺,以鈸接下了中場的高潮。

  喇叭、中提琴、大提琴有撫慰人心之感,諧和的演奏,是不是可以叫協奏呢?我想在現場的人,都可以了解曲目的用心,由高亢轉變為九彎十八拐的感覺;漸漸揚起的聲音,再一次帶來沉靜的感覺。

  這種感覺之下,女中音適時地帶入,有順暢如亞馬遜河的神秘及驚喜感。鋼琴、長笛、小提琴、女中音的合奏使人愉悅,而小鼓帶領著沉靜,令人心曠神怡;女中音,使我們身心都融入另一安詳的境界。

  長笛、豎笛、小提琴、女中音有大草原奔跑之感受;心靈的洗滌在不知不覺中感受到猶如水由天而降,滔滔不絕。突然間的暫停,原來是為了另一段的鋪陳,令人有驚喜加上一氣呵成的感受。

  最後一刻,男音、女音、樂團接受眾人因美妙而接續的告別;有人起立致敬,令人有安可安可再一首的興致。原來聲樂、弦樂、管樂是可以如此完美搭配的。這次音樂的饗宴,真是洗滌心靈的最好時刻;感覺真的很高興,非常值得聆聽欣賞。

馬勒:《大地之歌》
樂興之時管絃樂團
女中音:鄭海芸
男高音:王典

曲目:
Gustav Mahler:Das Lied von der Erde
馬勒:《大地之歌》
1.Das Trinklied vom Jammer der Erde 人間飲酒悲歌
2.Der Einsame im Herbst 秋日孤客
3.Von der Jugend 青春
4.Von der Schonheit 美
5.Der Trunkene im Fruhling 醉春
6.Der Abschied 送別

電子報

報主的話

撰文/整理:蘇禾

爸、媽,為什麼我總是愛你們在心,口難開……

為什麼老公和婆婆都覺得全職媽媽帶孩子那麼容易?

音符“下限” :
  20歲的我還是不懂得怎麼回饋家人的愛。我是一個農村女孩,從小學就是留守兒童,在農村裡,更沒有那種用轟轟烈烈的語言表達出來的愛。有人說我太薄情寡義,我無可奈何。家人也許只想要我的一聲問候,一個電話,我都做不到。因為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樣給家人問候,電話裡該說些什麼。其實我想和家人親近的,但我不知道在這條路上我越走越遠。

下限你好:
  來信短短數語卻也讓我想起前不久有兩則新聞特別引起我的關注,一則是一位網路上的朋友以「人類史上最孤單的時代」形容現代人只跟手機互動的情感危機,另一則是一位美國人慎重其事的帶著他的平版電腦到法院,表示他要和他的平版電腦結婚,我們可能覺得這真是不可思議,但其實重點不在手機或電腦上,對我來說,重點是我們內心隱藏的社交疏離,或美國或大陸,或城市或農村,我們如何劃進肩膀和肩膀的距離越近,心和心的距離就越遠的孤單時代?而以下限為名的你,會不會覺得身邊的人時而都急著說話,卻又都好像沒有把話說完,然後你…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誠心地邀請下限一起慢慢在這裡展開,因為當你為自己寫下這封信時,是你的意願讓等待的火苗點燃!

冰封的感覺都在期待春天 身體的冰源來自恐懼

  「你會不會覺得很孤單?」當我在諮詢中第一次問A君時,困於強迫症多年的A君就好像完全沒有聽到我的問題似的,跳過我的問題,繼續地訴說他的焦慮和恐慌,A君是一個思慮型的強迫症患者,多年來只要是遇上特定的敏感源,整個人就會陷入無法停止的思慮漩渦,直到身疲力乏…我靜靜地聆聽A君的口口聲聲,時間似乎凍結了不知多久之後,我低下頭再一次問A君: 「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孤單?」,這一次他嘆一了一口氣,以小聲到似乎連他自己都快聽不到的音量說: 「會…」那之後我們一起沉默了好像很久,我慢慢地抬起頭看到他正看著我,眼中有一絲的淚光…而下限「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孤單?」

  我並無法知道,留守兒童的童年如你,是如何一天一天的,在你曾經認為必須要有「安全距離」的距離中成長,我看到一份“留守兒童”的了初步調查顯示,留守兒童的父母都外出打工的占31%,父母有一方在外打工的占29%,父母外出打工3年以上者占23%,從沒有去過父母工作地的占72%,很少與父母電話聯繫的占15%。長期留守孩子,在爸爸和媽媽不在身邊的日子中長大,但我能夠體會,一個孩子若經常處於不友善、威脅、高壓的環境中,那麼她的「創傷反應」會讓感覺凍結,甚至凍結到連「孤單的感覺都不可以有」,於是,有的人會困在抑鬱而冷漠隔閡的心靈角落中,有的人會困在焦慮緊張、注意力快速移動而靜不下來的慌張中,時而,兩種困境交互震盪、內在衝突,也就是說,下限,有沒有可能在看似被別人形容以薄情寡義的你的外表下,看似風停浪止,但內心其實靜下來看,你會看到的是驚濤駭浪…。

孩子的成長需要溫暖與陪伴 安全感是身體的一種穩定訊息

  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是一種心理學、演化、動物行為學理論,主要在探討「人際關係」。而依附理論最重要的原則就是,孩子因為社會與情感需求,至少需要與一名主要照顧者發展出親近關係,心理與交際功能長久才不會困擾。

  有一個和依附理論有關的實驗是安沃斯(Ainsworth)的實驗: 實驗指出二至十八個月大的嬰兒,在母子相處的時候,如果有陌生人突然出現,嬰兒對母親的焦慮依附行為分為三種:

(1)逃避型(Avoidant Attachment):母親離開不會哭,也不會感到焦慮。他們與陌生人的互動甚至和他們的母親一樣多。當他們的母親重新回來時,他們會逃避或者遲緩的表現出歡迎的樣子。

(2)衝突型(Resistant Attachment):母親離開會焦慮,對陌生人會害怕,母親回來時會尖叫踢打,對環境少探索且難以安撫。

(3)迷失型(Disorganised/Disoriented Attachment): 嬰兒會對母親的離開又重新回來感到困惑,臉上往往有發懵的表情。比如當母親重新回來抱起他們時,他們會迷惑不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家人也許只想要我的一聲問候,一個電話,我都做不到。因為我不知道我該怎麼樣給家人問候,電話裡該說些什麼。」當下限再一次看到自己的這一番分享時,是否下限也能感覺到,內心那個迷惑不解的自己? 那個想逃避或者遲緩表現的自己? 那個小小聲想尖叫踢打卻又不敢的自己?

生命的能量需要再深流動 靠近你覺得安全的人展開互動

  我其實能夠感受的是,對下限來說,人和人之間地關係的互動就是冒險,但如果我們能開始願意去療癒內在創傷的兒童,凍結在我們身體裡的能量會能夠再慢慢打開,我們身體內的能量其實就像是一條河流,而河道的阻塞就是衝突與疾病的來源,所以我要請下限看著那份想和家人親近的心,然後就是嘗試去說,冒一點險去說,你可能會被推開或被接納,但都沒關係,這就是一首家人關係的練習曲,只要發聲,結冰的能量就有機會開始化解,祝福下限,化去恐懼,遇見化冰之後屬於你的春天。

 

 

 

上一篇
 
下一篇

 

 

 

肯愛就有希望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肯愛社會服務協會
台北市115 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484號B1
E-mail : services@canlove.org.tw
Tel : (02) 6617-188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