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nlove.org.tw
回肯愛首頁 肯愛服務
認識肯愛 肯愛服務 肯愛宣導 忘憂新知 愛心捐款 QA留言

 

 

 

兒童忘憂援愛【童顏無悸系列】

成年忘憂援愛【忘憂880系列】

【2013抗憂醫起來】遇見十大溫暖我心的抗憂醫師 宣導活動

單親忘憂援愛【單親遇見愛】-台北市內湖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
    (承辦方案)

 
忘 憂 8 8 0
鬱 見 愛 故 事

憂鬱症的三高和三個瓶頸
對社會經濟造成一項潛在的負擔

  近年來政府和民間大力推動憂鬱症防治,鼓勵許多民眾出來就醫,然而對於降低病人復發比例及提升治療緩解成效,仍有努力空間。
  憂鬱症三高,指的是憂鬱症罹患率高、自殺率高、身體共病及醫療花費高。就罹患率而言,台灣面對高達23.8%的憂鬱罹患比例;就自殺率來看,自殺人口中高達85%以上生前曾患有憂鬱症,其中男性與老人在台灣自殺率最高,但因憂鬱而就診比例偏低;另一方面,憂鬱症則往往伴隨著「慢性病」、「失智症」和「癌症」等等共病現象,則導致醫療花費高。
  除了三高,憂鬱症的治療也存在著三個瓶頸,包括民眾或病友因對憂鬱症不了解,導致延遲就醫或抗拒治療;治療過程中只注意身體問題,忽略心理問題造成緩解不足;以及因為治療中斷導致症狀無法緩解,增加復發機率。憂鬱症的三高和三個瓶頸已經形成社會經濟的負擔。

服用抗憂鬱藥物人口逐年飆升,102年首度突破百萬人

忘憂880需求  根據健保署資料也指出,國內有67萬50歲以上的民眾使用抗憂鬱藥物,占整體比率約6成,老年人口已成為仰賴抗憂鬱藥物最大的族群。更值得注意的是,國內使用抗憂鬱藥物的人數在102年首度突破百萬人,在103年時更來到1,165,942人,跟98年的人數相比,5年內飆升逾26萬多人。其中,以51-65歲的中高齡憂鬱人口占最大宗,103年人數高達近37萬人,約占總憂鬱人口32%,另外,30歲以下的青年憂鬱人口數量也不容忽視,約占總憂鬱人口的9%。

  如果根據早先台灣發表在國外知名期刊的研究,超過23%的人口,現階段可能有一般性的心理困擾,例如焦慮、憂鬱等等問題,因台灣在疾病分類診斷上嚴謹度常常不夠,較不易取得流行病學這方面的資訊,多只能推估,這代表有超過四百萬人處在這種狀態中。

弱勢團體中邊緣族群
憂鬱症無法進入身心障別
社福照護路迢遠

忘憂880需求  雖然台灣有高達23.8%的憂鬱罹患比例,但目前在憂鬱症未列入健保重大傷病卡及身心障礙手冊之指定疾病的情形下,社會福利資源也無源給力於憂鬱症的防治推動,加上醫病比=1:1333,精神醫療經費只佔全部醫療經費不到3%,占全國GDP僅0.18%,更見肯愛協會致力十年於憂鬱症的防治服務上,力有未逮之處深需社會大眾的支持。

  連結我想鬱見愛-小雲姐的故事

  面對憂鬱症以及癌症雙重危機的小雲姐,幾年前動了數次手術,小雲姐的先生也有過兩次中風的紀錄,病痛的折磨中兩人尚能互相扶持,身體的痛沒有擊潰心的力量,但當丈夫終竟於再次中風後驟逝時,小雲姐頓失精神依靠,眼睜睜看著先生從眼前消失的悲傷,讓小雲姐的憂鬱症再度復發。
  那是很長很長的一段艱苦時光,小雲姐不想外出也很少說話,感覺一切事物都失去了色彩。
  直到轉念,不想讓在天上的丈夫擔心,也不想讓自己的小孩煩憂,她參加肯愛協會的會心療鬱團體,透過成員一起在中的分享,彼此支持、一同練習放鬆,也結合音樂、律動、靜心等元素,暖身暖心,找回生命力與活力,小雲姐在團體中聽到了不同於自身的生命故事,也被不同的故事情境所觸動,進而引發了自己內在深藏的情感流露的那一刻,小雲姐知道自己不再是孤單的了。

阿德(化名)

  連結我想鬱見愛-倫叔的故事

阿德(化名)   正值壯年的倫叔(化名),已婚,育有兩個孩子,是一名上班族,有穩定收入,看似簡單幸福的家庭,卻因著刁難的長官與不睦的同事關係,使得工作上處處不順心,而來自家庭的叨擾以及夫妻間變質的互動關係,在在讓他喘不過氣,因而陷入嚴重憂鬱症,倫叔越來越沉默寡言、壓抑自己,臉上沒了笑容,喜怒哀樂不形於色,完全沒有壯年人該有的活力與生命力,而這樣的憂鬱以及隨時會爆發的壓抑也牽動著家人的情緒,生性活潑的太太受不了這樣的低氣壓,便開始用尖酸的言語刺激倫叔,不斷地惡性循環。
  在倫叔憂鬱時,彷彿也吸光了週遭的快樂,而他情緒爆走失控時,甚至會對孩子惡言相向、嚷嚷著要自殺,如此反覆不穩定的情緒,彷彿家中的一顆不定時炸彈,家裡所有人在面對倫叔時都緊繃著神經,深怕說錯話使他陷入憂鬱,孩子們開始躲著爸爸……
  肯愛協會長期陪伴關懷憂鬱症患者,當倫叔夫婦來到肯愛求助時,我們邀請他們參與為期八週的「憂鬱快閃唱所欲言」情緒安適力成長團體,讓成員在分享中看到行為背後的情緒糾結,並練習放鬆,但要讓習慣沉默壓抑的倫叔在太太在場時開口分享,著實不是件易事,透過帶領者地引導及社工私下的關懷鼓勵,倫叔才漸漸敞開心房。
  之後的八週團體倫叔夫婦穩定參與,雙方站在不同角度分享自己的心聲讓對方知道,同心努力打破關係上的僵局,倫叔的憂鬱症雖不可能立即根治,但每次他在團體中多一點分享,都讓太太更靠近他的心一步,也更知道該如何協助先生,而非一味的要他正向思考,最後一次團體聚餐時,倫叔臉上多了笑容,夫妻間也增加不少眼神交流……


  連結我想鬱見愛-阿德的故事

阿德(化名)   罹患強迫症的阿德,從高中時期常常不由自主地陷入負面情緒的泥沼,最嚴重的時候,甚至覺得腦筋像斷了線似的一片空白。身邊的朋友不知道阿德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覺得:「阿德又恍神了嗎?」。
  開始工作後,強迫症又被診斷出憂鬱症共病,只要情緒一低潮,就不得不提辭呈,甚至一度四天就換一個工作,內心的痛苦難以言喻,他想走出情緒疾患,卻又常常糾纏在無止盡的焦慮中,好幾次站在自家陽台上想要自我了斷。阿德說:「那時我常常很怕一個人獨處,好希望有人可以陪我一下,任何人都好!」
  阿德在肯愛協會的會心團體中,藉由真誠的分享與陪伴,讓他學會珍惜每一天。阿德深信:「我不是病人,我只是比一般人容易陷入情緒低潮與失控,當我這樣想,我就相信我還是能夠做很多事!」


  連結我想鬱見愛-麗娟的故事

麗娟(化名)  麗娟的母親與兒子分別於幾年前因憂鬱症自殺而往生,自己也身為憂友的麗娟細訴也呼籲憂鬱家庭的生命與疾病危機,急需防治與復健的照護救助;長年投入精障權益促進的麗娟,面對憂鬱症的風暴,從深沉的痛苦中努力地活出心的力量……
  麗娟分享:自己的孩子在幾年前的7月7日,沒有說再見竟就告別了生命,孩子在邊緣性人格及憂鬱症的疾患下痛苦的日子,身為媽媽的自己雖然也是憂鬱症患者,卻常常不知道如何靠近孩子,而更心疼的是,自己的媽媽在去年母親節前夕,也因為紅斑性狼瘡、共病憂鬱症、恐慌症長年受苦,母親在遺書中說明因不想拖累子女,所以選擇自殺,母親在身心絕望中跳橋而下;然而,在母親最後一息尚存的時刻,她看到來救她的人時,她的手遞出一張寫著自己的名字的字條,同時以微弱的聲音喊出「救我救我……」原來向路人求救的媽媽不是想死,是不知道如何活下來,「憂鬱症的家人真的需要幫助,並一起學習如何彼此陪伴,我想把自己陪伴憂鬱症家人的困難與出路整理成書,分享出來……我想為喜歡音樂的孩子成立一個樂團……唱出說不出的憂鬱……我希望不會再有人的母親與孩子,困在和我的家人一樣的辛苦中……當我能為我的家人再做一件事時,我就能感覺到,他們活著,在我的心中……」麗娟勇敢地說著,並希望分享勇氣給更多憂鬱症的朋友及其家人。


  連結我想鬱見愛-佳玲的故事

佳玲(化名)  從小佳玲就是一個在貧困與暴力間掙扎的孩子,最早的暴力記憶竟然早至1歲多在搖搖學步的階段,就被直接拿起來摔,三天兩頭的打罵或吊起來,更是家常便飯,第一次憂鬱來敲門,是因為海軍出身的前夫,他大她七歲,交往三年相敬如賓,讓她誤以為上天遇上了一位溫柔浪漫的天使,沒想到先生退伍後頤指氣使,喝酒、賭博、玩女人樣樣都來,模樣與她的父親一模一樣,兩個女兒幾乎都是在被強暴的狀態下懷孕的,喝完酒後甚至會開始打小孩。
  記得有一次她下班回家,發現一歲多的小孩背上被先生用曬衣架打得遍體鱗傷,突然間,她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那個可憐兮兮的小女孩,突然間她清醒了,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讓我的小孩跟我過一樣的生活!」於是,她求她先生放了他,她以一種極低的姿態取得了扶養權,代價是將他先生積欠銀行百萬元以上的信用卡帳,過戶到她的名下,雖然當時她的先生早已在南部與人同居。
  那時的她,原本是家小型加工廠老閭娘,因為訂單外移大陸,工廠被迫關閉,一時間百萬卡債沒了著落,連孩子都養不起,簡直是從天堂墜入地獄。萬念俱灰的她,第一次憂鬱症發作,她開始了神志不清的遊晃日子……
  在走進肯愛協會之前,她已配合醫師做了長時間的心理諮商,也很努力閱讀許多勵智書籍。某一次在電視上看到肯愛秘書長蘇禾談自己走過憂鬱症的心路歷程,讓她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經由肯愛的溫老師專線電話的接觸,到參與晚間由徐梅老師帶領的會心團體,她才發現自己一路以來所做的努力,原來是那麼可貴、那麼的棒!
  「到了最後一堂課,我更肯定自己了。」她說,眼睛堸{燿著光彩,「回家後,我也跟我女兒講說,我真的好為你感到驕傲!」、「也覺得自己真的很厲害!」現在的她真的很開心,而且欣慰自己拚命保護的那兩株小幼苗,如今已然亭亭玉立,聰明伶俐的長大成人。
  如今的她,一心只想要好好療癒自己,讓自己越變越好,她很有信心的告訴我,接下來,她會參加徐梅老師的深度療癒課,「聽說那個很震撼!」一付信心滿滿往前衝的模樣,她明白,結痂的傷口並沒有好,把化膿的部分揭開清理了,才是真正的痊癒。


 
 
   

 

 

 

肯愛就有希望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肯愛社會服務協會
台北市115 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484號B1
E-mail : services@canlove.org.tw
Tel : (02) 6617-188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