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nlove.org.tw
回肯愛首頁 肯愛服務
認識肯愛 肯愛服務 肯愛宣導 忘憂新知 愛心捐款 QA留言

 

 

 

兒童忘憂援愛【童顏無悸系列】

成年忘憂援愛【忘憂880系列】

【2013抗憂醫起來】遇見十大溫暖我心的抗憂醫師 宣導活動

單親忘憂援愛【單親遇見愛】-台北市內湖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
    (承辦方案)

 
孩 是 你 最 好
鬱 見 愛 故 事

雙障新危機 失業+憂鬱家庭 近貧兒成長等愛中

孩是你最好需求  中央研究的調查報告發現,台灣從1990至2010年「常見精神疾病」的盛行率,從11.5%上升到23.8%,研究中所謂「常見精神疾病」,憂鬱症、焦慮症等患者占90%以上,並且明顯與失業率、離婚率、自殺率的走勢相關。而世界衛生組織(WHO)也估計到了2020年,憂鬱症會是「全球十大疾病與傷害」的第二名,足見憂鬱症從全球到台灣危機急需正視。
  面對近20年來台灣經濟轉型、產業大量外移、就業市場萎縮,近年全球經濟衰退,明顯造成常見精神疾病盛行率增加。據統計,約至少5萬名國小學童受大人失業影響,72%擔憂家中經濟;20%三餐不繼;32%無法準時繳交學校費用;35%失業家庭孩子生病時不看醫生。城區貧兒鬱見愛,肯愛近貧低資源+憂鬱高風險家庭的孩子,讓孩子走出心的陰影,愛家安心成長。

「落在貧窮線邊緣外」的家庭 社會隱憂救助一起來

孩是你最好需求  面對以家庭收入、動產、不動產三項標準「三合一」認定低收入戶資格的限制,認定門檻嚴格化,以至於近貧家庭「落在貧窮線邊緣外」,肯愛協會在陪伴近貧兒的路上看見的是憂鬱背後,隱身的是非自願性失業或重複失業者,是主要照顧者罹患精神疾病、酒癮、藥癮並未(持續)就醫者,是主要照顧者為自殺風險個案,或因貧困、單親、隔代教養或有其他不利因素,甚至負擔家計者死亡、出走、重病或入獄服刑及家庭成員關係紊亂或家庭衝突下的孩子,等待於功能失控的家庭時,也是肯愛協會期望能援愛同心時。

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的台灣
28.36倍下的近貧兒童許未來路難行

孩是你最好需求  台灣貧富差距愈來愈大了,根據民國98年財稅中心統計資料顯示,最高區塊的平均年所得達新台幣281萬元,最低只有9.9萬,差距高達28.36倍,創下有史以來的新高。因素包括金融海嘯造成關廠、全球化衝擊等問題之外,也與老人家庭逐年增加且多落入低所得家庭中有關。肯愛協會於近貧孩子的陪伴路上,更看見許多隔代教養的兒童,離婚離家的母親,遠赴大陸就業的父親,在28.36倍的貧富差距下的未來路艱困難行。

  連結阿慶的故事

阿慶(化名)  單親的阿慶媽媽靠著微薄的工作收入,擔起一家七口生計,但因為患有自閉及輕度智能障礙的阿慶在學校經常出狀況,阿慶媽媽就常常得跑學校,有次阿慶甚至在校園內失蹤了,讓阿慶媽媽和學校老師花整下午找尋……這樣失控的孩子,帶給阿慶媽媽多大的心理壓力,要拼命工作賺錢,還要照料像顆不定時炸彈的兒子、年邁的父母、身障無力工作的兄弟,阿慶媽媽已經精疲力盡了,「到底誰可以幫我?」阿慶媽媽無奈卻又必須堅持下去……


  連結維維的故事

維維(化名)  「前陣子身上長東西,當時我很害怕是癌症,後來去給醫生照超音波,才確定那個不是惡性的腫瘤,是良性的,沒什麼大礙,真的鬆了一大口氣!我們家維維也知道我身體不好,雖然愛跟我鬥嘴,但每天都還是會主動幫家裡做飯、幫我準備帶去工作吃的早餐。」肯愛工作人員及社工一邊發放生活扶助金,一邊聽著這位面容憔悴的維維媽媽訴說這些日子的身心煎熬,字字句句讓我們的心都糾結起來,擔心著父母的健康,也心疼孩子的堅強。「今天出門前,兒子還跟我千交代萬交代,說不能偷看他寫給認養叔叔阿姨的卡片!」媽媽以為孩子有秘密不能跟她分享,帶著受傷的語氣跟我們訴說,我們一面安慰媽媽、一面將卡片拿出來,卻訝異地發現卡片上那些不能告訴媽媽的小祕密,其實是一個兒子對媽媽滿滿的愛,寫滿對媽媽病情的擔憂與關懷,這孩子在卡片中寫到:當醫生說我媽媽不是癌症的時候,我才發現我有多愛我媽媽!


  連結小梅的故事

小梅(化名)  小梅是個早熟的孩子,獨立、有禮,環境讓她懂得照顧自己,也讓人十分心疼。
  小梅的父母親很早以前就離婚了,起先和媽媽一起住,後來又和爸爸一起住,環境的變來變去讓她好辛苦。然而辛苦的日子才要開始,爸爸因觸法而鋃鐺入獄,短期內無法出獄,母親也音訊全失,社會局安排小梅住在親戚家,小梅又得要轉學。然而親戚家的經濟負擔也重,小梅的生活費、學費全靠爸爸寄放在朋友那邊的積蓄,也逐漸面臨短缺的窘境。面臨青春期風暴又缺乏父母關愛的小梅,如今也即將上 國中了,又是另一個環境的轉變……


  連結小魚的故事

小魚(化名)  小魚很乖,認識小魚的每個老師都這麼說。小魚沒有補習,但是會好好寫作業,成績也維持中上,上課安安靜靜的,回家還會幫奶奶做家事。這麼乖的小魚,現在和爸爸、哥哥、爺爺奶奶一起住;小魚的媽媽在小魚很小的時候就和爸爸離婚了,小魚很少有機會和媽媽見面。當她想念媽媽的時候,就抱著媽媽送她的小熊玩偶,有的時候因為太想念,還會抱著小熊哭泣……小魚家現在就靠爸爸的保全工作維持生活,但是保全工作不太穩定,有的時候入不敷出,幸好爺爺奶奶身體健康,上高職的哥哥也半工半讀,貼補家用,一家人生活得簡單又節儉,努力度日。


  連結翔翔的故事

翔翔(化名)  翔翔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因為媽媽用藥不當,使得翔翔還沒出生就有了腦傷,學習總是比別人慢一拍。翔翔的爸爸很久以前就離開了家,後來翔翔的媽媽和繼父又有了個一歲的小弟弟;翔翔正值愛玩的年紀,但在學校像個小頑童的他,在家裡會主動幫忙帶弟弟,有時候固執任性的弟弟讓翔翔飽受委屈,但是翔翔把弟弟當成自己的寶貝,只要一起出席肯愛的活動,就會看見他像是個一百分的好哥哥。 翔翔的媽媽因為要照顧一歲的弟弟,現在是沒有工作的,而繼父則以打零工為業,收入不穩定,一家四口,生活極度困難……。


  連結阿好媽的故事

阿好媽(化名)  年節將至,在捷運站口依然能見到阿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叫賣著地瓜的背影,熱烘烘又香噴噴的地瓜對往來路人來說,是溫暖又幸福的好滋味,但圍爐的溫暖,對阿好來說?是那麼地遙不可及,阿好說:「我沒什麼讀書,從小沒有感受家庭溫暖和父母的愛,更不用說圍爐吃年菜了,要過年了,我好希望我的三個孩子能吃一頓好吃的∼」
  阿好(化名)出生於南部村莊,今年45歲,是一位育有一子二女的單親媽媽。回溯阿好的成長路,在那父權主義、思想封閉的年代,全家人皆受父親家暴,母親因不堪其暴憤而離家,父親便將阿好的妹妹和弟弟分送給別人,獨留阿好在淚水與刻苦路上,捱過寂寞、無奈又無助的童年。
  正值青春年華的阿好忍著傷痛和陰影,北上來到陌生的台北城,期盼著自己能有幸福的未來,怎料世事總與願違,阿好命運乖舛,無論是工作、抑或婚姻感情皆是坎坷。一個失怙的單親媽媽,無任何手足或親人可以支持協助,曾經帶著三位年幼子女露宿街頭,也曾三餐不繼,不知下一餐可否讓年幼、強褓中的孩子不再挨餓,幸有社福單位的幫忙,才讓一家四口得有遮風避雨的地方。
  肯愛協會長期關懷像阿好這樣的弱勢近貧家庭,正是因為知道阿好在家暴陰影中長大、是一位認真為孩子吃苦打拼的媽媽,默默咬牙負起教養孩子的責任,因前夫留下龐大債務,又需照料三位年幼孩子,為能糊口,目前僅以烤地瓜的收入來維持一家4口的生計,這樣的維生之法,?仍經常使生活落入困窘之境,即便如此,為讓三位年幼的子女有更好的生活,不忍讓孩子落入貧苦的循環,阿好說:「三個孩子是我的寶,無論再怎麼苦,也不願苦到孩子!只要我還能做,要讓他們有媽媽的愛,受教育~不要像我一樣!」


 
   

 

 

 

肯愛就有希望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肯愛社會服務協會
台北市115 南港區忠孝東路六段484號B1
E-mail : services@canlove.org.tw
Tel : (02) 6617-1885
 
     分享